关灯
护眼

第四百八十九章 以大压小

    他先是暗中使手段让之前在县化肥厂当领导的小姨子被撤职、紧接着又让县供销社上班的小舅子丢了工作。

    后来又指使手下一封举报信把已经退休的老丈人送进了县纪委,临了他还在老婆的苦苦哀求下故作好心把老丈人平安弄出来。

    但是仅此一劫,原本身体不好的老丈人身体每况愈下,从纪委出来没两年就一命归西,只留下可怜的丈母娘一人孤独度日。

    换句话说,蒋杰的老丈人算是间接死在他手里!

    你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

    那你可太小看咱们这位蒋部长强烈的报复心!

    老丈人去世不久,小舅子家的闺女没考上高中,那会小舅子一家人并不知道家里一连串不顺心的事都跟这位姐夫有关。

    小舅子两口子特意找到蒋部长求他帮忙,希望他帮女儿弄进县城较好的一所高中上学。

    于是咱们这位蒋部长“好心”答应帮忙,但他提出小舅子必须拿出三万块的好处费送给学校领导。

    尽管小舅子丢了工作家里经济条件很差,但是为了女儿能够说上高中还是咬紧牙关连拼带凑弄了三万块。

    后面的事不用赘述想必大家也明白,三万块自然是一分不少进了蒋部长的腰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湖州县城本来就不大,城东人家的女儿很可能是城西人家的媳妇,很多事朋友亲戚之间闲谈便会带出来。

    直到小舅子家闺女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小舅子一家人才得知,表面上“热心”的姐夫其实就是背地里害小舅子丢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据说蒋部长丈母娘听说这件事曾特意拄着拐杖跑到蒋部长家里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是,“没良心的白眼狼!”

    蒋部长只回了丈母娘一句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初你们一家人是怎么对我的,我不过是原样奉还!”

    看看蒋杰干过的这些事你也能猜到,这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一般人真不敢惹他,生怕得罪他被报复。

    一顿酒喝完。

    几人像往常一样搂着姑娘东倒西歪上楼“休息”。

    唯有心思缜密的副书记贾三宽搂着姑娘上楼后立刻睁开“喝醉”的双眼,冲姑娘努努嘴示意她,“你一个人进去睡。”

    然后干脆利落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晨。

    秦副部长没上班。

    一来他昨晚喝多了,又搂着姑娘奋战不休体力透支确实累的不想上班;

    二来他也想给部长陈青云一个下马威,让他认识到自己这个副部长并不是他想欺负就能随便欺负的。

    秦副部长却不知道:

    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将是他最后的自由时光,再过十几个小时,他的人生将会发生重大变故。

    陈青云一早刚进办公室,就有“热心”下属过来汇报,“陈部长,秦副部长今天没来上班。”

    陈青云惯例询问,“他请假没有?”

    下属回答:“办公室没收到他的请假申请。”

    陈青云抬头看了下属一眼,脸色平静道,“我知道了。”

    下属显然对领导如此平静的反应很是失望,但是脸上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一脸悻悻然出了部长办公室。

    当家三年狗都嫌!

    秦副部长在县委组织部工作时间长,老资格是真的,但他得罪了太多的同僚也是真的,县委组织部至少有一半人希望他早点滚蛋。

    原因很简单:

    秦副部长手握提拔下属的重权,但他向来认钱不认人,这就让组织部里那些家庭条件不那么好的年轻人失去了晋升机会。

    大家心里都明白:只要秦副部长在组织部当一天领导,好些年轻人根本不可能有出头机会,所以……心里都巴不得他早点滚蛋!

    陈青云对机关这种背后告领导黑状的把戏见怪不怪,但也从下属的表现出察觉到秦副部长在县委组织部内部不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