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因为云闲鹤往常拿出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多,园子接受良好。

    云闲鹤一转头,看到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柯南。

    被注视的人歪了歪头。

    他看着把半张脸都埋进衣领里的人,随后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柯南围了个严实。

    “……谢谢闲鹤哥。”

    并不是这个意思的柯南朝云闲鹤笑了笑,随后转头跟诸伏景光对视了一眼。

    后者轻出了一阵鼻息。

    显然,对方依旧没有想起来。

    ……只是、在不麻烦的情况下,下意识照顾他们而已。

    重新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勇者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他拉高自己的衣领挡住半张脸,眼神放空的看着周围黑色的景象。

    走在他旁边的柯南频繁抬头看了他好几眼,明显就是有话要说。

    诸伏景光小声提起了话头:

    “闲鹤,你今天看到的人是谁?”

    “山尾。”

    得到这个答案的柯南跟诸伏景光纷纷一愣。

    在他们推测来看,还以为凶手会是跟对方最有矛盾冲突的武藤。

    毕竟山尾溪介跟受害人冰川尚吾看起来关系还蛮好的。

    得到答案的小侦探开始整理思路,眉心轻蹙着:

    “三个问题。”

    跟对方查了两天线索,算是有些默契的诸伏景光接话道:

    “他们当时为什么要挑人烟稀少的湖畔跟雪原走?”

    “而且,为什么山尾要杀害冰川,他们之间不是朋友关系吗?”

    听到柯南这句话的云闲鹤冷哼了一声。

    “什么朋友,会把对方入狱这件事拿来讲给外人听?”

    柯南跟诸伏景光默了默。

    确实,当时冰川在他们一众陌生人面前做的这种事算得上是过分了。

    “所以、山尾是因为那件事恼羞成怒杀了冰川?”

    柯南有些不确定的反问到,

    而后顿了下,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件事跟那起爆炸案有关联吗?如果有关联的话,我总觉得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特别是对方昨天离开时看闲鹤哥的眼神,柯南越想越不对劲。

    “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听到云闲鹤这么说的柯南跟诸伏景光对视了一眼。

    后者掏出手机给这个点还在熬夜干活的幼驯染发了条消息,也算是请求场外援助了。

    那边的短信还没编辑完,这边的柯南先来了电话。

    掏出手机的柯南半月眼的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毛利兰’三个字,转手将其接进语音信箱。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园子一看小兰的表情就知道电话没有接通。

    “新一还是不接电话?”

    挂断电话的小兰点头:

    “嗯……我想要跟他说冰川的事情。”

    “那个推理狂真的也在这个村子里吗?”

    听到园子这个问题的阿笠博士回头看了柯南一眼。

    后者忽略他揶揄的表情,小声吐槽着:

    “这两个人真的知道现在几点吗?”

    刚点下短信发送键的诸伏景光:……

    遥远的米花町,难得多睡一会儿的安室透在手机的短信提醒下睁开眼睛。

    在看到结尾语的‘不算很急’跟手机屏上显示的时间后。

    他的表情从警惕到迷茫再到哈气连天,而后一秒入睡。

    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把对方惊醒的诸伏景光还在心里侥幸了一下,自己发的是短信不是电话。

    ……这个时候莫名就希望自己的友人睡得死一点。

    “奇怪?那个人不是冬马吗?”

    光彦看着远处的人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