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小说 > 玲珑情 > 第322章 谶明

第322章 谶明

    既理不出头绪,傅英干脆恒心一下,决定继续下纵,不下到崖底看个究竟誓不罢休!

    这时天光渐明,一阵晨熹初露!傅英抬头望去,云层已远在头上,想起夕阳西落之际,他在金顶之上,夕光从云层之上反射上来仿佛佛光,想来自己在暗夜之中,不知不觉已穿过云海!

    傅英正要向下攀纵,又一道熹光躲开云层投了过来!熹光乍现,傅英觉得有点炫目,将身一侧,那道初晨之光照在崖壁上,傅英无意用眼一瞟,石壁上竟然隐然有字!

    傅英向上一纵,以掌为刀,把石壁缝隙中的杂草劈扫干净,也亏有杂草覆盖,保留了石壁上的凹字不被风蚀雨磨。

    他用九阴白骨爪插壁为凭,移动身躯,逐字辨认,其实写者不易,但可随写而平衡,而观者殊难,先平衡而后观字。

    傅英不由逐字辩识,一一念道:“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傅英虽然不是文人,但在故妻才女徐双菱的熏陶之下,也粗通诗文,知道这是李白写的一首《秋风词》的上阕。

    他这才重新纵回横松,心道,能在这绝壁之上以指为笔、以壁为宣,铭刻下这样一首词,也可称是一位绝世高手了!难道,莫非是天下第一人书写?可这字迹又分明与天下第一人在无匾殿的对联笔迹殊为不同!

    他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莫非这一幅字就是一幅棋局?他把互劫之眼慢慢锁定了一个字“明”!

    于是他又将身一纵,左手抓住石壁,右手五指成抓,插入明字,向外缓缓拉动,竟然抽出一部石匣!

    傅英大喜过望,惟恐石匣脆裂失落崖下,左手也不抓着石壁了,双手抱住石匣,重新落在横松之上!

    他缓缓打开明字石匣,用指甲挑开油包,果然有一部绢制秘簎!

    他惟恐秘籍绢页上浸毒,折下一根松条,挑动绢页,封皮上书“北冥神功”四字,继续翻动,皆有文字图画,每一幅画皆是一裸体美女的行功运功姿态,千姿百态,不一而足。翻过一多半,只见文字皆倒立,傅英于是将绢册也倒了过来,不由瞠目结舌,翻过去竟然又是一本秘籍,名曰“六脉神剑”!

    傅英得此异宝,也无暇去推究原委,发挥博诵强记的本领,除了图形,先将一正一反两册书文字生生地背了下来!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忽略了崖上东方涟漪与袁鲍儿的忧心如焚,也忽略自己身处千尺崖壁的横松之上,完全沉浸在了文字与形体的游戏之中。

    当他把两种秘籍的所有痕迹皆编码风暴般印在脑海与心间,这才松了一口气,扬首回望石壁,《秋风词》上阕缺了一个“明”字,“明”字有缺,联想到当朝国号为“明”,心头漫过一种不祥之感,于是纵身将明字石匣插回壁内,但是五指爪洞已经深陷“明”字,无可更改了。这一迹象后被重到此处的天下第一人解读为一谶:大明天下将在万历四十五年走向衰落,后悔不应在“明”字后藏有石匣。如此说来,也多亏了傅英一念之生,将明字石匣放了回去。